ebet

ebet:操控无人机喷洒农田 “飞手”月入2万元

温州网 2021-09-11 09:45:46
疫情防控一刻不得松懈

何升界(右)给植保无人机装上药水。

温州网讯  无人机驾驶员,人称“飞手”,2019年被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列入新职业。飞手的名字听起来很酷炫,是近两年年轻人痴迷和追逐的新职业。

走进飞手的日常生活,发现这个看似酷炫的职业,背后则是冒着酷暑顶着烈日、早出晚归的奔波和汗水。

新职业名片

姓名:何升界

入行时间:2年

感想:看似酷炫的职业,背后是勤劳和汗水

前景广阔,诗和面包都有

选择这行,何升界认为没错。虽然苦点,但比起下地劳作的农民,又轻松很多。农民朴实好打交道,用科技手段,把农民从苦力中解放出来,特别有成就感。

工作中,作业环境有时尘土飞扬,比较恶劣,但大部分还是风景如画。“有次在福建太姥山脚下作业,像身处画中一样,令人陶醉。”何升界对生活充满憧憬,对智慧农业的广阔前景充满信心。他说,因无人机作业具有效率高、适应面广、施药效果好等优点,正被越来越多的农民接受。除了水稻,核桃树、枇杷树、橘子树等果林都需要无人机作业。随着技术的进步、巨大的市场需求都在推动农业与科技加速融合,未来植保无人机、农业机器人将成为田间地头的标配。

植保仅是无人机作业的一部分,无人机还广泛应用在测绘勘探、电力巡线、应急救灾、航拍应用等领域。

据公开资料,我国20亿亩基本农田,每年需要大量的农业植保作业。然而农村劳动力短缺,年轻人不愿意从事繁重的农业生产,老年人体力下降。因此,植保无人机安全高效的喷洒作业受到市场广泛欢迎。业内专家分析,到2022年,我国植保无人机市场规模有望增长至300亿元。在温州,目前有七八家专业的植保服务公司。在无人机销售方面,今年至今仅大疆无人机在温州地区就卖岀100多架,培训飞手300多人次。

在市场的巨大需求下,当前植保无人机严重缺乏专业的飞手。飞手这一新职业在未来几年都会属于香饽饽。

1小时为100多亩农田喷药水

9月7日下午3点多,瓯海潘桥老竹附近农田边的小路上,柴油发电机发出轰鸣声,两架大疆T30植保无人机装上药水准备起飞。“人走开一点,起飞扬尘很大。”无人机驾驶员何升界大声吆喝边上的几名围观者走开。围观者好奇地拿着手机,等着无人机起飞拍视频。

“今天喷的药水是降低水稻对铬的吸收。一箱能装30升的药水,但为了飞行经济,我们装20升。”何升界边操作边向记者介绍。柴油发电机就是现场给电池快速充电,无人机一箱药水喷完,一个来回8分钟就得换一次电池。“按一亩水稻一升药水的定量,8分钟完成20亩作业任务。我们山区地势原因作业环境差,1个小时差不多作业100多亩,如果在北方平原,1小时能作业200多亩。”

何升界是位80后,老家在苍南。2年前他是一名包装行业的业务销售员。一次偶尔的机会,他觉得“无人机好玩”转行成为一名行业应用飞手。“入这行当,有苦也有乐。你看,2年时间,我被晒成‘黑人’。”

他从一名新手到单独“放飞”,前后经历过培训、考核、不断练习等大半年时间。

“干这行要勤劳不怕吃苦,薪资还可以,月收入在2万元左右。如果外聘按作业量来计薪,最高时薪能接近500元。”何升界补充。

当飞手趣事糗事一箩筐

选择了无人机行业,也就选择了四海为家。天天东奔西跑,跟农民伯伯打交道,其中也有很多乐趣。

今年水稻播种期间,台州有位心急的农民伯伯,傍晚给他打来电话,说有200亩种子要撒播。播种有时效性,是件要紧事。何升界把其他作业推后,答应第二天赶到台州。想不到晚上8点多,这位姓孔的农民又给他来电,说让他晚上就过去,不然他晚上睡不着觉。为了了却客户的心愿,何升界带上装备当天晚上从苍南老家驱车3个小时赶到台州,夜里12点多开始作业撒播。“当天晚上雾气很大,镜头有些:,我操作格外小心。”何升界回忆,经过这次经历,他和这位农民结下友谊,后来喷药、施肥等所有的作业都放心交给他做。

当然,在作业中也遇到过糗事。刚当飞手时,技术不熟稔,他去年在老家苍南帮人施肥,50多斤的肥料装上无人机刚飞不久,他想做到完美,边边角角的农田都能均匀撒到肥料,就关了无人机的避障功能,想不到操作不当,无人机撞到电线杆,四分五裂,肥料倾泻而下。他第一时间想到肥料损失,拼命用双手扒肥料。事后农户了解了情况,并没有责怪何升界,但无人机维修花了2万多元。

有了2年当飞手的经验,何升界总结,干这行安全第一,飞前要细心检查装备,在飞的过程中一定要严格按照规范的流程操作。

来源:温州商报

原标题:操控无人机喷洒农田 “飞手”月入2万元

记者 邵忠

温州新闻网全媒体矩阵

本文转自:温州网 66wz.com

N 编辑:诸葛之伊责任编辑:叶双莲监制:阮周琳
ebet-ebet平台